微草小戰隊o.O DAda

我是打打
港家人( ´▽` )ノ
王杰希是我男人!
CP:喻王,周翔,王柔,方王,雙花 ,傘修

Plurk:OoWENDAoO

【喻王/R18】霸道喻總愛上魔法少女杰西卡~~~這個爛名字我是亂改的~~~

- 錯字可能有,請指點

- 我承認我是有點趕收尾的...

- 爛肉渣,請小心

- OOCOOCOO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與王杰希在第二賽季彼此認識,第四賽季同時肩負起一隊之長的責任,令二人更互相留意對方。第五賽季時,微草奪冠那刻也令二人的關係有所突破,喻文州看到王杰希開心的樣子,喻文州發現原來王杰希在他心中佔據著重要的位置,即使今季得到冠軍的榮耀不屬於藍雨,而是微草,他也感到十分開心,因為他愛的是王杰希。就在微草奪冠那夜,喻文州戴上墨鏡,獨自一人站在微草俱樂部的門前,微草俱樂部門前的保安知道他是藍雨戰隊隊長,便邀請他到大堂內等候,喻文州有禮地拒絕繼續在外等待,不久王杰希便與方士謙結伴回來,他們看到喻文州也感到驚訝,喻文州直接走到王杰希面前牽起他的手,拉離方士謙身邊,並且拉到附近的公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的手速雖然是比職業選手慢,但攻擊力一點也不差,他把王杰希壓在粗大的樹幹上,雙手支撐在王杰希肩上的兩側,寒暄的恭喜說話一句也沒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喜歡你!不管你當我是甚麼,我也是這麼喜歡你!所以讓我留在你的身邊吧!」喻文州這次大概也拋棄了他心髒的本質,直接地對王杰希表露心意,王杰希被他的行為有點嚇倒,可是很快地便露出了笑容,雙手捧起喻文州的臉親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那麼巧,我也是!」自那時開始他們便開始遙遠又艱辛的愛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親愛的小隊長!我已經有六百二十八天沒見你了!你知道我有多麽的想念你嗎?真的想把你抱緊和你聊聊天,我現在已經到了羅馬,要想我喔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從信箱拿出一張明信片,一張由名為方士謙寄來的明信片,但這並不是寄給喻文州,而是給方士謙的小隊長、喻文州的同居伴侶。這個月已收到兩張方士謙寄來的明信片,再算上這張便有三張了,方士謙退役後便開始周遊列國,每到一個地方也會給王杰希明信片,有時也會自拍一些照片電郵過來,當然喻文州名義上是好奇外國的風景,把頭擠在王杰希的身前,但實際是看方士謙說甚麼情話,而喻文州不明白方士謙為甚麼會這麽空閒,更不明白王杰希為甚麼會那麼珍愛這些明信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杰希,是你的明信片。」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表情走到王杰希的身邊,想把這張明信片碎屍萬段般的捉緊,壓根兒不想給王杰希,在喻文州眼中,方士謙就是最大的情敵,他絕對有可能相信方士謙會把王杰希拐走去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哦?麻煩你了!」王杰希稍微把身子轉向身後的人,挑一下子眉毛,帶點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,心髒的傢伙在想甚麼,普通人根本想不透,即使身為對手以及情人多年的王杰希,也不是能完全掌握喻文州的思路。王杰希把手上的明信片看過一遍後,便打開抽屜,內裡放著一個淡綠色的盒子,盒子上繪畫出一個簡單的十字架圖案,翻開盒子的蓋,王杰希把剛才的明信片放在最上,壓著已堆疊起來的明信片,看著如此珍視這些明信片的王杰希,喻文州當然心裡有點難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是方前輩寄來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你不是已看了一遍嗎?」他們之間的愛情有時也會像普通人般愛得簡單,但有時也會將情場變成戰場,雙方也各不退讓,戰術大師的心髒與魔術師的脫線,勝敗也難以定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真是有點羨慕你們隊友之間的愛!」喻文州坐在床邊的位置,雙手抱在胸前看著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難道你們藍雨的隊愛只有在戰場上嗎?」王杰希疑惑地看了喻文州一眼,便繼續再文件檔上輸入文字,當然這只是對其他戰隊的簡單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但杰希……你知道嗎?大家都說藍雨的未來在微草。」喻文州站起來走到王杰希的背後,輕輕在耳邊細訴著,王杰希當然知道喻文州在說甚麼,被稱為和尚廟的藍雨隊長成為第一個脫團,還要追到北方的微草戰隊去,而另一個藍雨小鬼也經常到微草找某人PK,大藍雨的兩位重要人物都去了微草,所以大家都說藍雨的未來在微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看來你不是只有一點羨慕喔,喻隊!」王杰希撥開喻文州的手,收拾一下書桌上的文件,便往浴室去。

【注意】

以下為成人情節,請成年人才按下去看。

成人頻道

完。

杰希大大生日快樂!!!!!!!!!!

突然最近又忙了...(藉口

所以我的目標三篇也化成泡沫了

另一篇方王只好等方士謙生日才出吧~~~(被打

再過多十天我就可以去台北玩了~~~(撒花

可以去周翔茶會我滿芾期待的!!

评论(8)

热度(69)